色團子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蘋果花

白色與粉色相間的花朵隨著海風搖曳。


一年一次,散發淡淡清香的花朵裝飾。


特別的日子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『像他那樣的男人,怎麼可能沒有妻子。』


話一出口,很明顯的造成一陣騷動。


『就算有三妻四妾也不奇怪吧?』


發現視線從角落的兩位船長轉回自己身上,羅曼史慢慢的端起散發著熱氣的咖啡。


『亞奇拉跟十字應該比我清楚。』輕鬆的將焦點丟給看來事不關己的另外二人。






『小蘋果嘛?甜甜的、軟軟的,踢人很痛.ˇ.』


『蘋果花的香味0[]0』














那一年,他十九歲,而她剛滿十六。


青梅竹馬,從小一起長大,從小訂下的婚約。


步入禮堂,成為家庭,一切是那麼理所當然。





她的生命有大半的時間,陪他航行在海上。


他們很少上岸,很少回家。


她最後一次見到她的家人,是爲了與家裡的新成員見面。





『弗羅爾、你看,我弟弟ˇ』捧著剛滿月不久的嬰兒,踏著小碎步來到港口邊。


難得的踏上陸地,難得的相見。


半個小時後,氣急敗壞的家人們在沙灘上用力的狂奔,追著早已啟航的大船。


年輕任性的小夫妻決定在海上與新家人多相處一段時間。






半年後,預定返航的日子。


原本一路平順的航線,不知哪裡觸怒到波士頓,破壞了一切。


狂風呼嘯,身周盡是海水。


兩條桅桿帶著白帆,跌入海中。














『暴風雨帶走了她的生命?(好像在哪裡也有聽過這樣的故事)』


『是破傷風。』














懷中的嬰兒兀自睡的香甜,平日細白潔淨的的腿上卻有著叫人怵目驚心的大片血紅。


笑容有點勉強,她與他一樣,一向都很怕痛。


沒事的,人還在,腿還在。


只是原本應該要吸飽了風幫助他們回到故鄉的帆不在了。


大船緩慢的航行,緩慢的。


沒有船醫,簡單的急救處理無法阻止不退的高燒。


沒有足夠的清水,這比他們預定的行程多出太多意外。


他手裡抱著生命力猶強的嬰兒,看著她嚥下最後一口氣。






那一年,她還未滿二十歲。

















『第二年船上就多了那顆大南瓜(清水製造機).ˇ.』


『每逢那個季節,白色的新娘禮服就會出現在船上0[]0!!』


這情景聽起來挺似曾相似的。


『我們船上並沒有什麼白色的新娘禮服。』淡淡的反駁。


大概又聽了什麼水手的故事。



『對了,亞奇拉是小蘋果的弟弟.ˇ.』


『嗯,我姊姊0A0』疑惑的發現大伙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




難怪這傢伙可以一直在船上。














『你的船難得佈置的這麼簡單。』吉米說,看著隨行在一旁的大船。


沒有那些爭奇鬥艷的顏色,只有滿滿的、不知從哪準備出來的蘋果花。


微微一笑,少見的,溫柔與憐惜。






『為了可愛的人。』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白色與粉色相間的花朵隨著海風搖曳。


一年一次,散發淡淡清香的花朵裝飾。


她的生日。








===============分格線好久不見===============





只是因為想寫『像他那樣的男人,怎麼可能沒有妻子』XDDDD


其實是感情很好的夫妻,只是從一開始就跳過情侶直接變成家人(炸


喜歡寫這種平淡敘述的文ˊ3ˋ*(不過寫到有點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orz)

« 04|Top|03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http://punkin.blog35.fc2.com/tb.php/63-6f2a64b1

Top

HOME

Seiren/5p
*請勿拍打餵食*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