色團子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老套



『喪失記憶?』





平靜無波的海平面上,緩緩航行著一大一小差異甚大的兩艘船。


行駛在前方的小船就像一般的海盜船,沒有什麼多餘的裝飾;跟隨著小船前進的大船則是擺設著五顏六色的奇花異草,還有各式各樣珍貴的藝術品,一眼望去雜亂無章卻帶著其妙的美感。


此時,小船上看起來異常擁擠,似乎大船上的許多人都聚集在那裡。





『…在搶奪的過程中眼罩好像不小心弄掉了,搖搖晃晃的回到船上後就撞到頭了。』開口解釋的是被稱為『一點紅』的魔術師羅曼史,在她身旁倚著一位衣著誇張的美麗青年,正以事不關己的散漫表情左顧右看。


『撞到頭?當時傷口嚴不嚴重?』醫生在聽了少女的說明後皺起了眉,一邊將狀況記錄在自己診斷用的小冊子上。


『他一直吵著說好痛,可是根本連個腫包都沒有嘛!』坐在一旁的貝納頌不以為然的說著,抱怨著男人太過大驚小怪。


『貝貝,不能這樣說,船長比一般人還要怕痛啊。』與廚師一起端著褐色飲料走來的曼特寧聽見抱怨,連忙插嘴解釋。


『所以說,他是因為太痛才失去記憶囉?』東方面孔的髮浪人挑挑眉,幫大家下了定論。


『咦?太痛就會失去記憶嗎?』原本在一旁塗塗寫寫的沙堤耶抬頭看向美麗青年,準備在自己的筆記上再加一筆知識。


『這是因人而異。』醫生開口,順手阻止少年繼續記載奇怪的筆記。『如果沒有嚴重外傷的話,可能腦內會有瘀血也說不定,最好再觀察幾天看看。』


『你們怎麼沒先帶他回陸上?我們這艘小船可沒有什麼精密儀器可以幫他檢查。』


『我們想說醫生就在這裡,而且…』羅曼史尷尬的看向一旁默默沒有表達任何意見的小船船長,繼續解釋。『船長在事發前一直嚷著想見吉米船長,我們也以為見到後可以恢復記憶…。』


很明顯的,結果與他們所祈望的相反,當事者甚至還一臉無聊的在眾人注視下打著哈欠。


『我等會幫他做一下觸診,』狄恩看著診斷書說道。『今天晚上弗羅爾就先待在我們船上好了,可以嗎,船長?』


被詢問的男人還沒開口,就先被聒噪的抱怨聲插入。


『我有幽閉恐懼症耶~這船那麼小,晚上我會害怕~』


『你之前明明就每天晚上都跑來這裡睡!』貝貝大聲插嘴,一邊掙扎著某人習慣性的毛手毛腳。


『那…今天晚上船長就先打擾你們了,吉米船長?』無視旁邊爭鬧的兩人,羅曼史小心翼翼的看向似乎心情很差的男人開口詢問。





『隨便你們。』


男人粗聲丟下這句話,頭也不回的離開甲板。











不管那個男人發生什麼事,都不關他的事情。


當然更不用說他那漫不在乎、散漫無理的態度!





該死的,那個男人不再纏著自己,不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嗎?!


管他什麼陌生無情的眼神、譏誚又無禮的態度,都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!


過客,他將會是自己生命中小小的一個過客,即使他們曾經發生過關係也不過只算是彼此生理上的需求排解罷了,不代表那個叫弗羅爾的男人會在自己心裡佔有什麼地位。


最好就是一別分東西,不會再有什麼關係!











當吉米從自己的船長室走出來時,剛好看到那個男人一臉適的站在欄杆前享受海風,紅白相間的披肩在風的吹拂之下與他的身影形成絢麗的畫面。


熟悉的香水味伴隨海風襲來。


他不得不承認,他的確已經習慣了男人身上的香味,還有那看來細瘦卻結實有力的身體。





那只是生理反應。他對著自己說。


就算他對他的身體有任何眷戀,也只是身體上的習慣反應,不代表自己對他有什麼感覺。


柔軟細直的頭髮、像女人一樣滑膩的皮膚、輕挑帶著情慾的表情、沙啞逗人的聲音…他現在想這些做什麼?!





『幹!』吉米脫口咒罵,還來不及離開便看見那個男人轉身望向他,一臉的輕鬆自在,像往常一樣。


『嗨。』


他像沒有聽到這句招呼一般,不發一語的瞪著他。


『這艘船真小。』弗羅爾沒去在意他的無禮,自顧自的說著。


『…你說過了。』


『是嗎?原來我之前就說過啊。』仍然是那副散漫又不經心的表情,下一秒,男人忽然踏著輕快的步伐走來。


『那我有沒有說過…你的打扮好樸素,又老是板著一張臉,看起來好寒酸?』男人細緻的臉孔近在咫尺,香水味與他不規矩的雙手一起襲來。


『…有。』


分不清現在內心的激動是因為對方的話語還是那四處遊走的雙手,熟悉醉人的香氣與沙啞又刻意挑逗的聲音讓他的身體立刻有了反應。


『不過很有趣…你的情緒…好像忽然亮起來…』男人的手依然不規矩的隨意撫摸,伴隨著吐息在皮膚表面的話語。


『你的身體發熱囉。』故意的,他的唇輕觸上他的耳垂。


該死的!





吉米猛地拉開那幾乎貼在自己身上的身子,怒瞪著依舊輕浮的男人。


『你在勾引我?』


『你想要我?』


男人依舊笑的輕漫無禮,卻該死的誘人。


腦袋還未思考任何後果,身體已經先做了反應,第一次,他主動吻上那熟悉柔軟的雙唇,緊緊抱住修長又細瘦結實的身體。


被禁錮住的身體沒有表現出任何抵抗,反而還配合的環住他的腰身。


『真奇怪…』男人輕笑著說。『我明明不記得你的任何事情,卻記得你的反應,你的身體。』


『不要用說的…』吉米低下頭,封住那些不斷加溫的字句,一隻手探進鬆的衣服下襬。


他的衣服依舊是鬆到無法蔽體的裝飾物,第一次,他發現這樣的衣服方便他探索。


他的手從冰涼的大腿爬向發燙的內側,有些顫抖,有些急切的撫摸。





啊,原來,他也有這樣的表情啊……。

















『早安~』活力的聲音登上小船,看來清爽可愛的少年順手偷吃了一塊剛上桌的早餐。


『喂、喂,不要偷吃啦!』


『我們來接小花~他想起來了沒?』


『我昨天試了一些方法還是沒辦法讓他想起來,不過…』


『他從昨天晚上就不見人影。』浪人打斷了醫生的話。『當然,我們家吉米也是。』


『我怎樣?』吉米剛踏上甲板,就聽見討論的聲音。


『我怎麼知道你怎樣?昨天晚上在你床上的又不是我。』浪人笑著,不把吉米散發出的怒氣當做一回事。


『那船長呢?我看今天就返回陸地去做檢查好了…。』羅曼史有些擔心的說著。


『這樣也好,船上沒有那些設備沒辦法做太精細的檢查…咦?船長你在找什麼?』看見吉米在自己的醫藥箱中翻找,狄恩疑惑的問道。


『…撕裂傷用的。』


『這瓶才對。』狄恩拿起自己調製的有效藥膏。『你看起來好好的,這是要…』


『……咳,對了,那傢伙不用去檢查了。』


『咦?』

















『好痛~好痛~好痛~好痛~』


不算敞的房間內,趴在床上的男人不停的抱怨。





『喂,你下次不準再做攻了,真的很痛…』聽到腳步聲抬起頭抱怨的弗羅爾愣了一下,看著熟悉的男男女女一個接著一個的跟著吉米進房。








『嗯…我應該,害羞一下嗎?』












=========又見分隔線你好===============





因為腦中有畫面所以又寫了0A0(被打飛

其實我只是想要寫花俏很誘受的說你想要我?而已XDDD(喂

然後吉米就被我寫成強烈欲求不滿了對不起。orz

至少你成功攻上去啦吉米!!(被打

是說要強調的是

花俏是因為痛到恢復記憶而不是因為做了所以才恢復記憶

(相信我,他真的很怕痛)

嗯我覺得這兩者之間差很多。

不過上面的文裡沒地方讓我插入這個論點,又覺得用花俏那句話作結尾最好所以現在說

« 夫妻相性100問|Top|愛、正義、希望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http://punkin.blog35.fc2.com/tb.php/61-77e2b994

Top

HOME

Seiren/5p
*請勿拍打餵食*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