色團子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愛、正義、希望

『好窮酸的男人。』


這是他第一眼的印象。











藍天,白雲,晴朗的天氣。


是個適合在室外享受太陽品嚐美味咖啡的好天氣。


曼特寧小心翼翼地端著散發出香醇氣味的咖啡來到甲板時,正好看到大發雷霆的妹妹被船長緊緊的抱住。


『船長這次花了那麼多錢還是沒有成功?』問向坐在欄杆上的羅曼史,對眼前的景象習以為常的他一邊將咖啡置放在小桌上。


『嗯,又被拒絕了。』羅曼史說完後端起咖啡品嚐,輕鬆愉快的在旁邊看各種好戲是她最近的興趣。


『果然,還是應該去尋找美味的咖啡來向吉米先生求婚吧。』


『才-不-是-那-麼-回-事-根-本-就-不-應-該-浪-費───』被緊抱住而無法順利發聲的貝納頌忍不住生氣的朝向哥哥大喊。


『美味的咖啡啊…』


『不-要-打-我-哥-的-咖-啡-主-意─大-混-蛋──』


『女孩子不可以說髒話啊,貝貝。』始作庸者一臉困擾的叮嚀著。


『那-就-放-開-我──』


『可是,貝貝的身體小小、軟軟的,可以整個圈住,好可愛*』如果是那個男人鍛鍊過的身體呢?軟硬適中,有如特別訂做的天然抱枕,抱起來的感覺一定會是舒服好睡…


思緒不自覺又飄向飄渺的遠方,如果現在身下的人是他的話…


『放-開-我-!!!你這個───性騷擾────老頭─────!!!』


『咦?老頭?我有那麼老嗎?』


羅曼史笑容可掬的點了點頭,曼特寧則是有點尷尬的微笑,深陷懷抱之中的貝貝不停的掙扎著生氣大喊。


『老-頭-放-開-我───』


『吉米不會是因為介意我是個老頭所以不肯嫁給我吧?』事到如今,就算想要比吉米晚生個幾年也沒有辦法啊。


很明顯地原因不是這樣。羅曼史在心中想著,卻帶著些許看好戲的心態捧場的又大力點頭。


『啊啊,早知道當初就死不承認,如果再小個幾歲的話…咦?我今年幾歲?』


『32。』


雖然,年輕的臉孔與幼稚的思考模式讓人很難相信。


『差了7歲啊…有沒有什麼別的辦法?』


『或許可以試試看改變穿著方式?就像…啊,亞奇拉一樣。』


『咦?亞奇拉?』


『比如說像他一樣在脖子上掛個項圈…嗯,之類。』羅曼史隨意的舉例,還習慣性地豎起她的食指。


『項圈?亞奇拉-!亞奇拉──!』


『什麼-事?』被叫喚的少年從廚房晃過來,同時手裡拿著不知名的白色飲料。


『你的項圈給我。』


『咦?!』


『項圈,脫下來。』


『不可以!這是亞奇拉的寶貝!』


『船上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,脫下來。』


『先-放-開-我-啦──!!』


少女生氣的大喊,少年則是尖叫著跑開,甲板上又開始了熟悉的你追我跑。


好天氣,好咖啡,熱鬧的氣氛。


適合享受美味咖啡的環境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『亞奇拉的寶貝…』當晚,少年哭喪著臉哀怨的向剛回到船上的船長索討。


『還你。』氣悶的將項圈塞到少年手上,依舊是鎩羽而歸。


『有項圈才能找到修吉──』快樂的將項圈掛回脖子上,亞奇拉如此說道。


『修吉?你還沒放棄?』


『修吉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,不能放棄!』


『重要啊…』


『小花不也是因為吉米是很重要的人所以才不斷求婚?』




















重要的人?


原來,吉米對他來說,是很重要的人?








第一眼的印象,是個整體感覺好樸素的男人。


所以,他沒什麼興趣的開口損人。


下一瞬間,劍尖俐落的停在他的胸口前,劃破空氣的聲音興起了一股戰慄的快感。


透過劍的反光看去,紥起的色馬尾捲曲成華麗的線條;配戴著金環的耳垂形狀散發著誘人的氣息;帶著憤怒的輕微顫抖讓下巴曲線看起來極為性感…。


仔細一看,襯衫的布質是上好料子,衣領與袖口的裝飾蕾絲別具風味,衣服的搭配上也有不錯的品味。


明明在上一秒還是個無趣的男人,卻在情緒爆發後耀眼起來。


好有趣的人。


讓人忍不住想要激發更多的情緒反應。





所以,他求婚了。


『嫁給我吧。』


如他所預料的,在強烈的反應下更加閃耀。


簡直就像藝術品一般讓他想要收藏把玩,想要更加的刺激他的反應。


他看上眼的物品,不論花費多少時間力氣都要得到手。


就算對方是個活生生的人也一樣。


接下來,每一場每一場的求婚戲碼,每一次每一次的情緒反應,光芒不但沒有任何遜色反而更加深了他的欲望。


想要得到他、想要掠奪所有的反應、即使是生活中的日常步調也刺激著他的感官…


重要的人…。


原本以為只是像往常一樣的收藏習慣,什麼時候變質了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『你又跑來幹嘛?』嫌惡的語氣表露無疑。


『嫁給我吧,吉米。』


『滾。』


『不然,先跟我做。』他一臉認真的說。


『幹!!!!滾出去!!』

















『船長、船長!』


女人的聲音忽然鑽進他的思緒中











『啊…羅曼史。』看清楚眼前的來人後,他沒什麼精神的打了聲招呼。


『你在發呆?我叫你好幾聲了。』


『嗯…好無力的感覺。』弗羅爾懶洋洋的半倚上羅曼史柔軟的身軀,迷濛的左眼沒有焦距似地盯著遠方。


『船長,你好重。』


『嗯。』


『貝貝在帳房大發脾氣,說你又浪費足夠船上吃三、四個月的金額。』羅曼史語氣平靜的開口。


『但吉米還是不答應我的求婚…。』


可憐兮兮的聲音在她耳邊說著,羅曼史安慰性地拍了拍壓在身上的背。


如果不是那麼霸道的要求對方下嫁,或許早就成功了也說不定。


羅曼史在心中默默的想著,沒有說出口,是她壞心眼的小小報復。



因為,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身體,真的是好重啊──!












===========分隔線你好================




奇怪的產生物,花俏視點0X0
這東西如果用畫的我會死所以努力把文字打出來

« 老套|Top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http://punkin.blog35.fc2.com/tb.php/60-b7a8b138

Top

HOME

Seiren/5p
*請勿拍打餵食*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